最新 热点 图文

“这个世界从不会给一个伤心的落伍者颁发奖牌。”

(来源:网站编辑 2017-04-30 14:24)
文章正文

  昨天说了两场球。大部分人看到了第一场,快船对爵士第六场;小部分人如果等到夜里,会看见另一场,欧冠篮球冠军联赛季后赛土耳其伊斯坦布尔埃菲斯对希腊奥林匹亚科斯第四场,按说连着解说两场比赛是挺累的,不停地说话说四个钟头其实算是体力活儿,但今天这两场比赛特别有意思,我说完了半小时,回家路上还在琢磨。 

  为什么有意思呢?先交代交代背景:快船对爵士前五场发生了很多事,比如戈贝尔第一场17秒就受伤离场,比如格里芬只打了两场半就受伤赛季提前报销,比如36岁的乔.约翰逊成了年轻球迷心中新的神迹缔造者,比如保罗使出浑身解数不断把快船从泥淖中拖出来,但爵士一直保持外线足够强的射术,除了第五场被快船的三分命中率超越以外,其余四场全部压制快船,当然单打乔的关键时刻出手也起了一定作用。 

  爵士以前一见快船就怵,不说2013-2016没进季后赛的窘况,只是保罗去了快船后,常规赛见几回灭几回,这个赛季爵士进步超快,常规赛甚至能靠防守和进攻各捏快船一回,但最后一次交手还是跪了,季后赛主场优势拱手送回给了快船……经过一波三折竟然3:2领先回主场,爵士当然全情振奋。  

  欧洲那边厢形势简单些,希腊最强大的两支球队大家都知道,帕纳辛纳科斯和奥林匹亚科斯,相比较而言雅典的AEK没办法相提并论。但这个赛季帕纳辛纳科斯没能在欧冠赛场走得更远,他们在季后赛首轮具备主场优势的情况下被土耳其劲旅费内巴切3:0横扫,颜面扫地。他们老板吉安纳科普洛斯一怒之下把球队所有人机票全部取消,要求球队坐大巴从伊斯坦布尔亚洲区回雅典——苍天!这真的是个残酷的惩罚!——从土耳其伊斯坦布尔到希腊雅典陆上距离为1094公里,如果坐飞机的话只需要1小时20分钟,也就是个北京到武汉的飞行时间;但开车最快也得11个半小时,更别提球队大巴了。希腊豪门球队老板多为声名显赫的船王和富豪,对荣耀极为看重,这个段子可见一斑。 

  那么帕纳辛纳科斯折了,捍卫希腊篮球荣耀的任务就落在奥林匹亚科斯的肩上,他们恰巧面对的也是土耳其球队,冲击力极强的伊斯坦布尔埃菲斯,最近两场没挡住对手的强攻,带着1:2的总比分在对手客场打第四场,有机会击败2012年的欧冠冠军,让欧冠四强有两支土耳其球队,埃菲斯队主场也是群情激昂。 

  少年,从小你就被说骨骼清奇天赋异禀,现如今终于给了你击倒前人,在历史上写下自己名姓的机会,距离你青史留名就差一步,你一定要把握机会放松心情胆大心细…… 

  那么今天这两场比赛都发生了什么呢? 

  前五场中四场三分占优的爵士,今天的三分投射只有26中7,稳定的投手胡德6个三分球出手全部投失;善于外线把握机会的英格尔斯3投0中;球队第一得分手海伍德前五个三分球也颗粒无收;最有经验的乔.约翰逊投进一个三分后三次三分线外出手一个不中——外线不准,快船就可以踏实收缩防守,把握篮板,给内线施压,拼身体主动对抗,让爵士的进攻成功率不断降低。而在这样的作用下爵士的罚球命中率几近惨不忍睹:33次罚球只进了22个,如果按照他们最后关头如梦方醒的追分的态势,多罚进几个球,可能一切都不一样。 

  而在欧冠战场,年轻的埃菲斯球员面对着同样的尴尬,善于持球突破的格兰杰虎头蛇尾,内线统治力极强的邓斯顿完全不在状态,由于埃菲斯开局凭借强势的防守反击打了奥林匹亚科斯一个措手不及,在现场观众的情绪影响(也包括自己的轻敌大意),进攻端效率持续走低,到了第四节,他们在决定走势的七分钟里仅仅得到4分,大好局势就此属于对手,而接下来的生死战也将回到奥林匹亚科斯主场进行。 

  两个系列赛有很多相似之处:爵士是上世纪末到本世纪初的强豪,连续17个赛季打进西部季后赛;而成立于1976年的埃菲斯1979年获得土耳其联赛冠军,并在1979-80赛季进入欧洲篮球冠军联赛四强赛,球队又分别在1983年和1984年获得土耳其联赛冠军;1996年艾菲斯队在克拉克杯成为第一支赢得了欧洲比赛冠军的土耳其球队,2000年创下了所有土耳其联赛球队另一个第一——闯入欧洲篮球冠军联赛四强。  

  爵士初有马拉维奇,后有马龙+斯托克顿威震天下,再后来还有布泽尔+德隆继续名扬江湖,只是前三年进入重建,如今终于找到正确轨迹;而希度.特科格鲁、梅米特.奥库、普雷德拉格.德罗布尼亚克、易卜拉欣.库特鲁埃和达米尔.穆拉奥梅罗维奇也是埃菲斯辉煌时的超级明星,这些名字,喜欢欧洲篮球的你必然耳熟能详。 

  本赛季爵士还带着重建刚见起色的起伏,而埃菲斯开局9胜11负后,才用8胜2负锁定季后赛。就连他们的对手也在对阵中表现得那么相似—— 

  表现一直出众的乔.约翰逊今天不够出色,因为随时有可能进行自己退役赛的皮尔斯豁出老命防守他,并在进攻端帮快船续力,保罗在一次暂停里告诉皮尔斯:“我绝不会让你在犹他退役。”保罗在快船进攻不够理想的上半场频频拿分,只送两次助攻,决绝之心毕现;而在艾菲斯人对面,曾经在2012年欧冠决赛完成史诗般逆转的普林泽西斯拼命顶住此前发挥出色的邓斯顿,防守投入的帕帕尼科洛拼着五犯离场也要摁住格兰杰或赫尔托尔的前进势头,而在进攻端,当年欧洲第一杀手斯潘诺里斯三分9中5总共拿到18分还送出4次助攻,那劲头就像5年前他们逆转尤纳斯的中央陆军一样。 

  就站在有可能创造属于自己的历史面前,少年们身体僵硬,手感冰凉,进退两难,最终没能提前完成任务,没辙,这就是你的命运,它基本是由你的能力决定的。对他们而言,唯一能做的就是:在有可能是赛季结束站的客场置之死地而后生。虽然艰难,但已经是难得的机会了。艾菲斯俱乐部有句话讲得好——“这个世界从不会给一个伤心的落伍者颁发奖牌。” 

  少年,你与成功就差这一步,可能咬牙跺脚就迈过去,也可能永远都差这一步了。 

文章评论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