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 热点 图文

母亲借400万助儿选秀?快男15强选手陷追债风波

(来源:网站编辑 2017-06-24 02:34)
文章正文

  “有人借钱买房,有人借钱买车,罕见的是,如今竟然还有人借钱参加选秀。”一位网友在微博上如此感叹。  

  今年5月,曾参加过《K歌之王》、《中国正在听》等选秀类节目的魏巡,因为母亲高小敏的借贷纠纷处在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魏巡参加2017年《快乐男声》选秀比赛。魏巡供图 

  有网友爆料称,高小敏为了包装魏巡参加2017年《快乐男声》比赛,借下400万巨款无力偿还。由于找不到高小敏,讨债者甚至跑到魏巡在武汉的多个比赛现场拉起横幅追债,“追讨高小敏骗巨额打造儿子快乐男声魏巡买房买车,还我血汗钱!”

  随后,魏巡在微博回应,“你们是想毁了我一生,我现在参加快男,没有花一分钱!所谓骗巨资打造我自己?都是你们编造的,根本不是事实!我可以退赛,但是绝对不会向你们的威胁行为妥协。”

  虽然身陷追债事件的舆论风波,但魏巡《快乐男声》的晋级之路还算顺畅。

  在6月上旬结束的《快乐男声》全国赛第一期淘汰赛中,魏巡被李健和罗志祥两位明星导师现场争抢,成功入围下一阶段选拔。而目前,他又成功晋级2017年《快乐男声》全国15强。 

  近日,红星新闻记者联系到魏巡、高小敏和多位讨债者,尝试还原“母亲借债助儿选秀”的真相。

  讨债者

  比赛现场拉横幅追债

  高小敏借钱时用儿子作保

  今年5月1日,其中一名讨债者周麟林在微博发布了第一条“追讨快乐男声魏巡母亲高小敏”的文章。文章称,高小敏是湖北丹江口人,原大今来酒店老板,从2014年起多次向他们借钱,并列举了13位借钱者的姓名。此后一段时间,她几乎每天都会在微博转发此文,发布他们讨债的动态。

▲4月20日,周麟林和黄琴从丹江口到武汉找魏巡。在武汉的地铁、商场以及多个表演现场拉横幅追债。周麟林供图  

  周麟林告诉红星新闻记者,高小敏从2013年开始,陆陆续续向她借了40多万,后来因为公司破产,高小敏用公司的空调、床、钢琴等物品抵了一部分,现在还欠30多万。周麟林称,和她情况类似的还有十多人,高小敏或多或少都借了钱,总共估计有200多万。

  至于为什么会多次借钱给高小敏,周麟林坦言,“最初借钱是为了利息,2%的(月)利息,比银行高,而且高小敏家大业大,借这点钱,跑不了”。但没想到的是,借钱不到半年,高小敏的大今来酒店就关门了。还不上钱的高小敏再次以生意出现问题为由,向他们借钱,并承诺很快就能还上。

  据另一位讨债者黄琴回忆,后几次借钱时她心里其实很犹豫,但是高小敏用儿子魏巡向她做了保证。“这钱你们不用怕,我儿子现在在唱歌”,黄琴称,高小敏好几次借钱时都把她儿子比赛的视频放给他们看,甚至在欠条和承诺书上写“找儿子作担保”,“因儿子魏巡结婚向**借现金**”“愿用儿子魏巡的车抵押给黄琴”。黄琴说,用这种方法,高小敏向她和她父亲总共借了50多万,至今仍然未还。

▲高小敏写的“找儿子担保”的还款承诺书。周麟林供图  

▲高小敏向其中一位借款人写的借条。周麟林供图  

  周麟林说,借钱给高小敏的多数都是她的亲戚和邻居,所以一提到魏巡的未来,他们就相信了。“以后红了就是名人,我们希望丹江口出一个明星”,周麟林向记者强调,她们原本不想通过魏巡来解决此事,只是联系不上高小敏,家里又等着用钱才想到通过魏巡的影响力,让他母亲出面解决问题。

  今年4月20日,高小敏“失踪”一段时间后,周麟林和黄琴从丹江口到武汉找魏巡。原以为魏巡会出面解决此事,但是她们并没有见到魏巡,而且魏巡工作室的门也一直没开过。

  据周麟林介绍,她和黄琴在魏巡工作室门口的走廊住了近一个月,试图联系魏巡无果之后,她们制作了一条横幅,“追讨高小敏骗巨额打造儿子快乐男声魏巡买房买车,还我血汗钱!”。她们白天到武汉市地铁站、商场,以及多个选秀比赛现场拉横幅,晚上就住在走廊里。

  ▲4月20日,周麟林和黄琴从丹江口到武汉找魏巡。在武汉的地铁、商场以及多个表演现场拉横幅追债。周麟林供图 

  为了让魏巡出面,她们又把讨债的动态和事情说明发到微博上。在被媒体报道之后,“母亲借债400万助儿选秀”成为了微博热点。

  周麟林承认,之所以说母亲借债打造儿子,是因为想通过舆论的压力要到钱,而且高小敏借钱的时候也提到用于儿子结婚,所以没什么问题,“买房、买车、培养他唱歌选秀难道不是包装打造吗?”

  快男魏巡

  房子车子都是自己买的

  参加选秀“不花一分钱”

  在讨债横幅让魏巡陷入舆论风暴的同时,他正在参加2017年快乐男声比赛。据悉,魏巡目前已经成功晋级全国15强。

  红星新闻记者从5月中旬开始联系魏巡,但由于封闭比赛的原因,魏巡近日才向记者回应了此事。

  魏巡说,讨债横幅给他造成非常严重的负面影响,当时不断有朋友给他发讨债者在各处拉横幅的图片。“武汉音乐圈很小,很多人都知道这个事”,魏巡称,他实在忍无可忍,于是在5月13日用微博回应了此事。

▲5月13日,魏巡在微博上对追债事件进行回应。图片来源微博截图  

  “你们是想毁了我一生,我现在参加快男,没有花一分钱!所谓骗巨资打造我自己?都是你们编造的,根本不是事实!我可以退赛,但是绝对不会向你们的威胁行为妥协。”

  魏巡至今都不愿意相信这些事情会发生在自己身上,“感觉像电影里才会出现的画面”。

  魏巡说他第一次知道母亲的债务问题是在2015年,当时他把自己全部的存款20万打给了母亲,并让她申请公司破产,拍卖酒店还债。

  如果不是这次讨债,魏巡根本不知道母亲还欠这么多钱。魏巡称,2014年时母亲生意失利,承包工程被骗,银行贷款还不上,才借了讨债者的高利贷。“本金早就还清了,利滚利到后来她实在还不上”,魏巡认为,讨债者选择在自己比赛时制造舆论要债,无非是想多要一些钱。

  魏巡说,母亲怕讨债的事情影响他,4月底发过一封解除母子关系的声明。高小敏在声明中表示:负债是我自己经营不善,与家庭其他成员实无干系,从即日起同儿子魏巡解除母子关系,中止一切来往。

▲4月底高小敏发了一封解除母子关系的声明。周麟林供图  

  魏巡告诉记者,看到声明时他十分难过,立刻和母亲进行了沟通。他表示,等比赛完之后,会通过法律渠道把事情彻底解决,“后面的事我来扛,希望父母健健康康过以后的生活”。

  对于母亲的被追债,魏巡说他心里也很内疚。他承认自己这些年一直在外追求音乐梦想,很少顾及家里面的事,“如果我早一点知道这件事,可能结果会好一点”。

  对于借债包装选秀的质疑,魏巡称全是无稽之谈。“这些年参加大大小小很多选秀,基本不花一分钱,节目组管吃管住,出行的机票也报销”,魏巡告诉红星新闻记者,认为参加选秀比赛就要投入很多钱,是大家的胡乱揣测。

  此外,魏巡强调他一直是一个比较自立的人,从大学三年级开始就没再向家里要过钱。他说自己通过搞乐队、接演出、到酒吧驻唱来养活自己。“她们说的房子和车子都是我自己买的”, 魏巡说,他通过自己的努力,2012年的时候在武汉买了房子和车子,房子付完首付借了100万的贷款,至今每个月都还在还房贷。“我母亲2014年才向他们借的钱,怎么能说借债给我买车买房呢?”

▲魏巡的车辆行驶证,他说他2012年就买了车。魏巡供图  

  魏巡母亲

  借的本金早已还清

  利息翻的太快才没有办法

  周麟林和黄琴在武汉讨债近一个月后,她们的“讨债方式”取得了成效。周麟林说,5月18日她们回到丹江口,次日高小敏出现在她家中,同她商谈解决债务问题。

  “高小敏怕事情搞大,影响她儿子的星途”。周麟林认为高小敏并没有诚意,“没有还一分钱而是叫我们不要影响她儿子”。双方僵持很长时间,最后周麟林做出了妥协,高小敏再次写下还款承诺书“在2019年5月前陆续还款,若不陆续还款我同意找魏巡还款”。

▲2017年5月19日,高小敏在周麟林家写下还款协议书。周麟林供图  

  红星新闻记者多次试图联系高小敏,但是对方电话一直无人接听。近日,高小敏通过魏巡给记者发来了一份“事件声明”,讲述她欠债的始末。

  高小敏在声明中称,最近几年,因为酒店亏损,资金链断裂,银行350万元贷款到期还不上,她先是拆借过桥资金来还银行贷款,指望银行尽快批下一个年度贷款。然后又向民间借贷人借款还过桥资金,“拆东墙补西墙”,从此陷入高利贷深渊。

  记者从企业信息查询网获悉 ,丹江口市大今来美食有限公司注册于2005年12月,注册资本为100万元,高小敏是法人代表。据周麟林说,大今来美食有限公司在2014年夏季关闭,之后被银行查封,目前仍然没有开张运营。

  高小敏在声明中承认,为了还过桥资金,她向民间借贷者借了钱。但是黄琴和周麟林等几位讨债者向媒体说的2%的利息不是事实,她们当时以10%的月利息进行放贷,并把家人和朋友都拉进来向她放贷。其实自己用一年多的时间已经还完了本金,只是利息翻的太快,实在没法还。直到2015年银行因贷款问题起诉她,她才对儿子魏巡说了事情的大致经过。

  “高利贷穷凶极恶一旦陷入就犹如置身魔爪”。声明结尾,高小敏留下这样一句话。

  最近,周麟林说他们建了一个“讨伐高小敏欠债群”的微信群,并把记者也拉入其中。群里有9个成员,他们经常会在群里发一些关于高小敏的要债信息,以及魏巡的比赛动态。这几天,他们说高小敏又联系不上了。

  红星新闻记者丨沈杏怡 实习生  潘俊文  

  实习编辑丨冯玲玲 

  责任编辑:


文章评论
—— 标签 ——
—— 最新推荐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